出租车装监控,你是要安全,还是要隐私?

  出租车行业再度引起争议。日前,广州拟出台规定,在出租车上安装“智能终端”,除了常规的支付、导航、电调等功能,还包括1套录音设备和3套录像设备,录像范围覆盖前后排和行李箱,存储至少7天,并实时接入交通部门监管平台。

  争议焦点在于,监管部门认为,这样做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护乘客的安全,一旦发生拒载、遗失等纠纷,可留有一手证据;但出租车司机和一部分乘客则认为,无时不刻存在的摄像头和录音设备,是对个人隐私的侵犯。

  安全还是隐私?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。

  具体到出租车这一特殊的空间,有一个隐含的前提不得不注意。一般人们都可以接受“公共空间”里的监控设备,但无法容忍其进入“私人空间”。出租车,究竟是“公共空间”还是“私人空间”?

  在司机这方面,“私人空间”并不成立。出租车是司机的工作场所,即使车厢内只有司机一人,也不能改变其“工作场所”的性质。如果工厂车间和办公室内可以有监控设备,那么对司机来说,出租车内的监控设备,也应当是必须接受的。

  在乘客这方面,问题就要复杂些。按照“出租车是公共交通服务的补充”,出租车内似应算作公共空间;而如果从“车辆租用”的角度来理解,出租车内似乎又更接近于私人空间。法律上,对此也尚无明确规定。而现实情况是,出租车空间的确具备公共和私人的双重属性:有的人上车后抱臂谨慎,不多言语;有的人却不介意打私人电话、商业电话,甚至与伴侣举止亲昵。

  某种程度上,出租车可类比为饭店的“包间”。客人在里面享有一定的私密,但无法像在家里一样,对空间环境有全部的掌控。或者说,这类空间,是空间的提供者与空间的享用者“共有”的,双方各司其职。享用者当然可以提出“隐私”的要求,但无法忽略的是,空间的“安全”,是由提供者来负责的。二者之间天然存在矛盾,具体的界限应该划在哪里,需要双方共同的谅解与界定。一个很有趣的例子是,人们在包间里“谈生意”到要紧处,往往会示意服务员退出房间——某种程度上,这正是上述双方协商确定界限的过程。

  所以,在出租车这样具体的个案里,或许可以把选择权交还给乘客。是要安全,还是要隐私,相信不同人会有不同的选择。比如,这个智能终端可应乘客要求关闭摄像头或录音设备,但同时也等于默认乘客放弃相关的权利;同时,如果乘客认为监控是必要的,对自己也无负面影响,那么出租车公司就应履行承诺,提供比现在更多的安全保障。

  总之,现代生活的复杂性往往超出人们的想象。许多出发点善意的举措,都可能因对复杂性考虑不足,而引来意想不到的结果。作为政府部门,面对的是最为广泛的群体,“一刀切”的思路应逐步改变。当然,作为常常对“一刀切”报以怨言的公众,也应更多地从权利义务对等的角度,为自己负责,来申张、来获取属于自己的利益。

  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苏唯 本栏目投稿邮箱:shobserverrp@163.com